进击与反进击(mindo/domin)

Jaemin X Doyoung

#纳豆 #刁民

对根本不存在的cp的胡乱瞎搞
超短 傻白甜
坚持民攻

他们之间有不多不少四岁年龄差,四年时间融通了两个世纪,微妙得像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无可奈何的神秘。

进入公司并非罗渽民的本意,他是速滑选手出身,出色的灵敏度也在孩童时期给过他成为医生的梦想。是对梦想的定义犯迷糊的年纪,灰溜溜地半途而废绝对是人生大忌,歌手之路他启程便从未想要停止过。

变声期的男孩怕极了季度考核,他本身嗓音低,此刻在安静的教室里听起来像不伦不类吟诗的鸭子。窘迫中盯着地板强装镇定,左侧传来一个轻轻的、清亮又不张扬的声音
-这首歌很棒。

于是他一抬眼就和旁听的前辈四目相对。对方也不躲闪,似笑非笑盯着...

识人(双崔)seventeen

非缺粮爽脆er/无聊中决心以身试险人士还是慎看吧。

是我比贝的《哥哥》晚些开头的兄弟梗,文档去年十月中就创建了,拖着很烦我凑合凑合把它发了。

开头巨幅凑字废话,可以直接跳过,和后面没啥联系。大概是我几个月前假忧郁时添的,懒得改了。大段之间并不连贯,我脑细胞死光了想不出剧情。总之低质装逼废话绕出一个爽脆BE。

谈恋爱多累啊。小心眼的成天计较付出与回报,心宽的沉闷呆板又无趣。活泼有时聒噪,体贴有时肉麻,惹人浑身不舒服还没法发作。仿佛全世界全宇宙都没有那么一个命中注定和你在一起的生命体,鸡汤和小言用来骗骗姑娘,“天涯有人在等你”纯粹扯淡。

崔韩率懒得也不屑于花费时间和精力去了解一个陌生人。按崔胜澈的话说,“...

Mr.Sandman(马昀)

依旧老三样,超短 无脑 傻白甜
和之前的“养云”是一样的套路

分享Pierre Van Dormael的单曲《Mr Sandman》http://music.163.com/song/28695430?userid=264987981
⬆️有用到歌词,以及引用安徒生《海的女儿》

这篇幅已经让我很急躁,衔接不连贯大家多包涵。
第3段的意思是:马昀日久生情,懒得写了请自行理解。
以及不要在意为什么lmk十五岁还如此幼稚
感谢各位马昀er捧场,我真的受宠若惊

1

李马克十五岁生日那天,爸爸跨洋出差,妈妈打来电话说她很晚才能到家,礼物藏在阁楼的柜子里。他们一家搬来没多久,连个能对他说声“生日快乐”的朋友都没有。他攀着...

养一朵云(马昀)

超短 傻白甜
养云的故事
幼稚 请不要带脑看

1

李马克被跟踪了。最开始发现这事是在两天前,午休时他到小卖铺买雪糕,看到冰柜上映着他和一朵云的影子。

云怎么会有影子呢?他一转身差点和那朵云撞个满怀,纯白的,雾丝丝的,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一朵云,和棉花糖没什么两样。

他走云也走,他猛地停下云会傻兮兮碰到他的后背。真是一朵奇怪的云,他想。

云是朵有分寸的,旁人在时它会自觉高高升到李马克头顶上,高超的跟踪技巧。他的座位在窗边,上课时云会无聊地在窗外飘来飘去,他一扭头,云害羞似的停下动作悄悄往后缩,粉红色的棉花糖。

这件事很不寻常,李马克在百度搜索无果后选择向同桌黄仁俊求助。

-我好像被跟踪了,怎么办?
-天呐!放学赶...

温驯派(马昀)

超短
无脑傻白甜
幼年期大型动物与他奇怪的饲养员
(我不要脸。)

幼年形态的大型动物是这世上最招人喜爱的。

中国不讲究前后辈,董思成来到韩国才接触这个概念。他一直是家中最小的,成年没多久,是充满责任感又孩子气的年纪,生命中忽然出现了“弟弟”这个角色,像狐狸遇上小王子的故事。

他刚来时韩语实在差劲,哥哥们把他归为温驯派,鼓励他多开口。董思成独自赴韩足以证明其胆大程度,相反朝气十足的狮子男孩更显胆小。从最开始笨拙得想靠近又有些怕生没胆,慢慢两人熟络起来。董思成确定人与人之间是有磁场的,他和李马克之间是温温吞吞咕噜冒泡的相处模式,逐渐升腾可全心全意浸泡其中又无法察觉。两个温驯派凑到一起,温水煮青蛙。

日子这么过了...

人非草木.1

爽脆哇嗖

崔胜澈可以多吃一块肉:

崔韩率从兜里摸出根烟点了推开门,想着去外面透透气。
原本他不大出来玩的,然而这一次的由头是洪知秀生日,十年的邻居再加过几天就成自己老板,实在没法儿拒绝。时间好巧不巧又在年末,整个事务所上上下下聚了也有快二十人,吃好喝好以后在KTV嚎得音响快爆掉还没完,大有找个地儿再续一摊的架势。

一年时间走到了尾巴上,人往往容易生出些懈怠,眼见着火星儿渐渐烧上手指尖崔韩率也没抽一口,直接按灭了丢开。数九寒天深夜里,呼出口气都好像下一秒就会冻成冰碴子,揉把脸终于觉得清醒些,崔韩率想好了进包间就说得先回家去。绕过昏昏沉沉的走廊躲开两位已经走不成直线的客人,他停到门前听里边比...

貂马 开启偶滴新世界 磕了

Three9wood:

domark
为什么删我!!

潮汛火花(上)

一天的记忆,我心慌慌喜欢了

戾戾:

前不久下了场雪,崔韩率觉得那是冬天最后的挣扎,明明快春天,所有人都等着春暖花开,好脱掉身上臃肿难看的衣服,但却下了场雪,还不小,足够消融好几天,阳光很好的时候一切都让人眩目,白花花的一片,他不由得想到,每次升旗集会的时候,那么多穿白色半袖校服的人在校长老师们看来也是不是这样雪白闪亮,不过这雪白里面一样有污点,在队伍的最后面,总有几个男生穿着春秋季的长款校服外套,黑压压的,红色袖子和衣领挑不起生机蓬勃,即使十几岁,那些男孩也依然在集会时刻萎靡不振,他们被校服包住年轻的身体,在宽大校服里挥霍汗水,白色半袖被冲撞为主的球类运动弄个脏兮兮,他们只好在热气中...

双李好磕

Three9wood:

最近在看四重奏🎵

爽脆 奇遇记和罗曼史

贝,爽脆传教士,本教徒的冷cp幻想恋爱生涯没有她该多么无趣。
被热情带动我也变得认真起来,果然认真做些什么事即使无用也会超开心的。
兄弟、机车、火车、接触似有若无的学生时代、自信开朗又胆小的澈、稍显寡言但意志坚定的啵、偷藏一张便利贴、偷偷和树合影、非要说的话有些问题的家庭、私奔啦、藏不住的喜欢、最后再也不见。
浪漫的无奈故事,可我想到爽脆会迷之感动。
原来搞cp有让人神清气爽的迷幻功效??
想想很神奇,我第一次在wb见到贝,她叫“爽脆传教士”。我也没多想,翻了翻发现是车啵,谁知道会真的变成教徒啊。
我爱冷cp,稍微沉下心来能脑补出两人的整套个性和相处模式,一个小动作脑补出大戏一场,真是幻想系恋爱,银河中的...

1 / 3

© 浓一碗 | Powered by LOFTER